2024-03-09 農歷甲辰年 正月廿九
專家呼吁凍卵適度放開

受訪專家: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婦產科生殖中心主任、教授 薛晴

本報記者 任琳賢

今年“兩會”上,女性生育話題再次成為關注焦點。隨著全國出生率走低、晚婚晚育越來越突出,多位代表、委員提出適度放開單身女性凍卵的建議。然而,按照當前的法律規定,單身女性不被允許凍卵。如何保護大齡單身女性的生育力,成為困擾各方的難題。

30歲以上單身女性更想凍卵

就“是否放開單身女性凍卵”的話題,記者采訪了幾位年輕人,多數人表示支持。劉軍(化名)去年剛結婚,尚未與妻子生娃,他說:“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大齡單身女性非常多,晚婚晚育很普遍,若能在最佳年齡凍卵,也許是一個晚育的保障。而對已婚女性來說,如果我老婆不生孩子而去凍卵,我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的?!眹鴥饶壳瓣P于凍卵的討論,更多是集中在未婚未育人群,已婚人群中除特殊疾病因素外選擇凍卵的仍是少數。

37歲的黃慧慧(化名)仍是單身,很早就接受了凍卵的觀念,并在國外凍存了20多顆卵子?!皩紊砼詠碚f,凍卵就像一張生育力保證書,防范未來要面對的生育問題?!辈贿^,目前困擾她的是還沒找到合適的結婚對象,所以留存的卵子沒有“用武之地”。

根據我國《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的規定,禁止給不符合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法規和條例規定的夫婦和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但育媧人口研究智庫發布的《中國輔助生殖研究報告2023》顯示,超六成被調查者希望通過凍卵保存生育能力,其中30~34歲意愿最高。在我國境內,目前僅對患有疾病的特定人群開放凍卵技術,健康女性想要凍卵,只能出境。據悉,英國、美國、加拿大、西班牙、比利時等國均允許單身女性凍卵,且已運行多年,甚至出現“卵子浪費”問題。西班牙曾發布數據稱,2022年,有超過6萬枚冷凍卵子無人認領又無法銷毀。

限制凍卵的三重考慮

“單身女性凍卵”話題引發社會關注可追述到2019年,當時30歲的徐棗棗尋求凍卵的可能,但被國內醫院拒絕,于是將醫院告上法庭。該案件審理已持續5年多,備受關注。

“確實有單身女性來咨詢能否凍卵,但政策是不允許的?!北本┐髮W第一醫院婦產科生殖中心主任薛晴教授介紹,目前,保存女性生育力主要有三種技術:卵母細胞(卵子)冷凍、卵巢組織冷凍、胚胎(受精卵)冷凍。臨床中,一些患者因癌癥、卵巢受損等疾病影響生育力時,醫生往往建議采取輔助生殖技術保留生育機會,單身女性患者可冷凍卵母細胞或部分卵巢組織,已婚女性患者則更多選擇冷凍胚胎。

2023年3月,衛健委曾組織專家就單身女性凍卵進行討論。衛健委認為不允許為延遲生育為目的的單身女性凍卵的原因:一是女性卵子冷凍技術是有創性操作,技術難度大于男性凍精,危害女性健康;二是學術界對以延遲生育為目的的凍卵技術有較大爭議;三是嚴防商業化和維護社會公益是輔助生殖技術需要嚴格遵循的倫理原則,超出醫學指征、將輔助生殖技術作為商品向健康人群提供,會不可避免地促使以盈利為目的的技術濫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醫生告訴記者:“如果徹底放開單身女性凍卵,肯定會有不少人盲目去凍,但最后不一定會復蘇卵子,無疑會帶來醫療資源浪費,甚至造成‘誤導’,仿佛凍卵就跟打了包票一樣,可以無限期推遲生育,直到拖成高齡產婦,生育風險大增?!?/p>

今年“兩會”上,國家衛健委、全國婦聯聯名提交了“關于支持大齡女性以及女性腫瘤患者生育力保存”的提案,從完善法律法規、生育力保存技術的倫理和法律支持等六方面提出建議,希望為大齡女性和部分腫瘤患者提供更多的生育選擇,保障生育權利。同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喬杰等至少5名代表委員也建議,應放開單身女性凍卵等輔助生殖技術服務限制。

倫理和法律爭議待解

薛晴說,從醫學角度看,我國輔助生殖技術早已比肩國際水平,成本低于歐美國家。但生育不僅是個人的事,也是社會和國家的事,從倫理和法律層面來看,單身女性凍卵涉及個人權利與社會公序良俗的平衡,公眾爭議大、牽扯內容龐雜,需慎重考慮。

薛晴表示,放開單身女性凍卵的呼聲日漸高漲,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下的社會需求,如何更好地保障生育權利,“兩會”代表委員的建言,讓大家有了更多開放探討的機會。對于是否能有限度地放開單身女性凍卵,未來還須建立在嚴格的醫學指征和倫理框架下來考慮。薛晴提醒,年輕人要深入了解凍卵技術,避免盲目跟風。育齡期女性應盡早做好婚育規劃,最好在35歲前結婚,自然生育依然是最優推薦?!?/p>

国产精品中文原创AV巨作|久久久久亚洲精品男人的天|欧美亚洲日产综合新一区|日本精品αv中文字幕|亚洲欧美中文字幕无线码